欢迎来到 - 短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脑筋急转弯 >

微博理性衰微史

时间:2018-04-16 20:10 点击:
原标题:微博理性衰微史 公元8世纪,某个风光明媚的日子,李白来到黄鹤楼,诗兴大发,正欲挥毫题壁,却见

原标题:微博理性衰微史

公元8世纪,某个风光明媚的日子,李白来到黄鹤楼,诗兴大发,正欲挥毫题壁,却见同辈诗人崔颢的佳作珠玉在前,那是一首七律: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诗的章法并不严谨,古律参半,有拗体也不拗救,但胜在“气势雄大,一气浑成”,李白也退避三舍,以“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自嘲而去。后来不服气的诗仙游历南京凤凰台,专门写了一首《登金陵凤凰台》,叫板崔颢。

不过这段文坛佳话,放在今天或许就变味了,因为9月15日新浪微博试图用一纸协议彻底改变原创作者与发布平台的关系。

那份《新浪微博用户服务使用协议》1.3条规定,用户在微博发布内容之后,不得自行或授权任何第三方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使用微博内容。

用《三联生活周刊》主笔王小峰的话说:“过去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人出书,森林、造纸厂、印刷厂声明对这本书拥有版权的。”

按这个逻辑,那些名胜古迹雪白干净的墙壁简直就是古代的发布系统了,题壁相当于原创授权,李白和崔颢的两首诗,著作权赫然归属于黄鹤楼和凤凰台了。

更妙的是这个协议的1.5条:如果第三方侵犯微博的利益,用户承诺积极配合微博平台行使权利,并提供相应的证明文件和相关协助。

我们知道,李白诗的尾联是: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虽然意境不同,但与崔诗极为相似有没有?黄鹤楼绝对有理由起诉凤凰台侵权了,而且崔颢必须无条件配合。

此外,按照协议8.3和8.4条,微博有权不做告知,即着手清除用户行为所造成的影响,所有损失由用户承担。

这意味着,李崔二人在其他场合以任何方式使用这两首诗,都会侵犯黄鹤楼和凤凰台的合法权利,后果严重。

最近这些年来 ,新浪微博浴火重生,两度历劫,但每到关键时刻,总是难以为继,所不同的是,前一次是天灾,这一次是人祸。

2011年微信横空出世,朋友圈碾压一切,微博时代由大V把持的话语权第一次普世化了,熟人社交的属性使得微信的互动天生优于微博。

微博的信息如果没有大V作为传播中继,根本难以扩散,而朋友圈虽然有着信息闭锁,却能依赖强关系链层层传递,广而告之。

有段时间,用户活跃度暴降的新浪微博已经慌枪走板,各种看似好玩的插件层出不穷,甚至有了开心网的风范,反倒是长微博延迟了一年才告问世。

但到2015年,微博艰难的挺过来了。

因为人们终于发现,Socia和Media终究是两回事,微博和微信不是你死我活的替代关系,而是两个活在不同维度中的产品,微博媒体化的浅社交有其生存的价值,特别是顶住微信的冲击后,微博的用户活跃度有了复苏的迹象。

2015年Q4的财报,微博净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42%,广告和营销营收同比增长47%,微博增值服务(微博VAS)营收同比仍增长13%,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微博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增长258%。

虽然微博的市值仍然小于推特,远逊于脸谱,那个曾经的社交巨擘到底回来了。

但这一轮复兴又是极为脆弱的,这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微博产品力的衰退。

与腾讯旗下业务超强的产品力不同,微博从产品到交互都有衰退的迹象,在营销层面,饱受僵尸粉的困扰,无力破解;商业变现,又过多迁就身为背后金主的淘系业务,当年的微博外包针对微信的防御型产品“微友”就能看出心态的倦怠,这些年来,微博尝试了多个体位,但几乎没什么像样的创新能够挽回用户的初心。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瑕疵,影响却足以见微知著:

最核心的就是商业对产品创新力的侵蚀。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微博的产品迭代充满了妥协与屈从,但任何折衷的东西都是失败的,比如它的信息流怎么看都是适应橱窗式电商广告的变种,学步微信的即时通讯化,把私信抬高到优先于@某某的程度,用所谓密友圈(后来改名好友圈)试图复刻朋友圈生态,凡此种种,都导致了自身产品特色的丢失与交互层面的冗余化和同质化。

另一方面,微博的许多产品创新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坚持到底,没能等来产生协同效应的那一天,也非常可惜,比如微盘等等。

归根结底,微博最应该在意的不是各种KPI的达成,也不是恐惧输给友商,而是产品力在不断的商业试错中消耗殆尽。

二是运营的激进。

不少微博账户会莫名发布不相关的鸡汤式内容,或塞入某个购物链接,同时关注列表中出现热闹的营销号,甚至已去世用户的微博也会被回收利用。

比如知乎曾经报料的去年6月辞世的《春城晚报》总编辑杜少凌,个人微博于9月8日突然复活,此后的5个月中以每天8条的速度更新了8000多条营销内容。

另一方面,微博又热衷于竖起高墙,最新推出的热门独家已经从原来的开放媒体化退回到圈地自守,这背后不是危机意识而是弱者心态。

微博的最大问题在于,一方面它是秒拍之类创新的引领者,另一方面又用激进而自相矛盾的运营策略驱离BC两端的用户。

1、活跃度与转化率的困境。

微博对活跃度的追求令其容忍僵尸粉和营销号的泛滥,但这种注水流量又与追求CPS转化率的广告商相违背,想想看,上万转发带不来一个有效订单是什么心情?

2、作为分发平台的影响力在提升还是削弱?

微博此前一直被诟病为缺乏深度的媒体平台,如今更为复杂的产品矩阵所稀释,随着各式内容传播平台的崛起,有限的大V和网红资源不断分流,曾经的特色难以为继。

3、用户的间离。

这本是微博赖以成名的玩法,大V撑场,草根看戏,却不融入,各守分际,但在讲究参与感的今天,用户体验已然下沉,自媒体创造个人品牌的时代来临,微博的反沉浸玩法已经不是用户的菜。

三是越界的友商越来越多。

知乎、头条、果壳、简书们的崛起中,分享了微博在内容分发领域的优势。

各家的产品线都日益复杂,热衷于极速横向扩张,覆盖了内容分发的多个领域,边界的不断延展形成了多产品集合的社交矩阵,争斗不可避免。

8月10日,微博管理员账号宣布封停第三方接口,今日头条随即停止新浪微博的帐号服务,两家的矛盾白热化,成为此次事件的导火索。

说到底,真正伤害微博的不是友商而是人祸。

微博发布新版《用户服务使用协议》不过是落实2017年6月1日生效的《网络安全法》的具体步骤,微信、淘宝、高德也做了同样的事。

此前微博的服务协议也会多次变更,但一次夹带这么多私货,前所未见。

比如2017年3月的版本,第4.7条只是规定:用户理解并同意授权微梦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可非独家、可转授权使用用户通过微博发布的内容。

特别是4.7.5条也承认:

用户对微梦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的授权并不影响用户发布内容的所有权和知识产权归属,也并不影响用户行使其对发布内容的合法权利。

这个条款在5月8日的版本更新中也作了保留。

但为什么这一次会脑筋急转弯式的跟用户斗心眼,强调“你的就是我的”?

当然是对竞争的恐惧。

不过微博负责人王高飞的解释则换了一种说法。

他担心的是一些APP抓取之后直接推送,不做审核,不担责任。似乎新版服务协议那些苛刻条款只是为了阻止不道德的友商,而不是用户。

好在9月16日凌晨,微博管理员账号发布了更正声明。

虽然删除了1.3和1.5条的过激规定,而8.3和8.5仍然原封未动。

经典电影教父里有句名言:千万不要记恨你的对手,那会让你失去理智!微博需要笑对竞争的勇气,而不是向用户挥舞大棒的越权。

希望9月16日凌晨的更正声明是一个好的开始。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