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短信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纪念抗战 >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一位北大人的抗战记忆

时间:2018-05-17 03:01 点击:
李致和,河北景县人,生于1929年。1939开始从事抗战革命斗争,于194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任中央农垦部干校团支部书记、农业教研室副主任。1962年调至北京大学生物系,任学生党支部书记。一年后调至北大教务部学籍科。1974年,分配至北大校医院,

李致和,河北景县人,生于1929年。1939开始从事抗战革命斗争,于194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任中央农垦部干校团支部书记、农业教研室副主任。1962年调至北京大学生物系,任学生党支部书记。一年后调至北大教务部学籍科。1974年,分配至北大校医院,为党支部委员、人事干部。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一位北大人的抗战记忆

李致和

1939年,河北省景县尚庄,在李致和姊妹被抗日区政府接走的路上,她再一次回望这片被大水包围了的村庄。别了,故乡。

自此,李致和成为一名小战士,投身于抗日战争。这一年,她尚不足10岁。

“党救我们出来,带我们参加了革命”

谈起70多年前的遥远记忆,从北京大学校医院离休多年李致和的心情仍起伏不定。

“七七事变”之后,景县被日伪军占领。1938年秋,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景县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

1939年7月,大水围村,庄稼颗粒未收。雪上加霜的是,就在大水来临的前一天,李致和的母亲溘然长逝。而她的兄长和父亲抗日初期便先后志愿参加革命,在那个颠沛流离的年代里音信全无。家里仅剩李致和与妹妹二人,在空荡荡的房间中凭吊刚刚去世的母亲。

“我母亲刚去世,我们俩小孩,挺悲伤,挺绝望的。”说起当时的境遇,李致和的悲伤难以抑制,她声音颤抖地说道:“庄稼未收,再加上我们这俩小孩,怎么生活啊。”

好在,她们最终得到了帮助。因李致和父亲和兄长抗战英勇,抗日政府将其记录在册,对其家庭也关照有加。在得知李致和母亲去世后,抗日二区政府立即派人将无处可去的姊妹二人接去,抵达抗日政府后,李致和姊妹度过了一段相对安定的日子。

在抗日政府,李致和加入了当地的妇女救国会。平日里,李致和就待在妇救会,和其他被接来的小孩一道学习,唱唱歌、看看书、写写字。此外,她每天要站岗放哨,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为抗日政府搜集敌人的信息。

在抗日政府的帮助下,李致和度过了童年最困难的时期,也是在其感召下,李致和开始了她的抗战生涯。

“在危险的情况下,是党救我们出来,带我们参加了革命。”

从此,“相信党、听从党”成为了李致和的信条,一直影响了她之后的人生轨迹。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一位北大人的抗战记忆

李致和留存的纪念

小八路的抗战生涯

李致和成为了一名小八路。

尽管没有直接上过战场,李致和的抗战生涯却也丰富多彩。她和宣传队一起参加抗战宣传,鼓舞人们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她挨家挨户地探访村民,了解情况;她跟着队伍一起扒铁路、公路,捣毁敌人的交通要道。而因为年龄小、不起眼,李致和主要承担的是情报任务——给潜伏在敌人据点的同志们送信。

“我那时候小啊,扎俩小辫。”李致和用双手在自己头上比划着辫子,“那个信其实就是张小纸条,扎在小辫里”,也有些时候,信会被缝在衣服里面,“衣服是带大襟的,斜着的襟,信就缝在那里头”。

装好信,瘦瘦小小的李致和就背着个大书包,随着进城赶集的人流向城里走,在站岗日军的眼皮子底下将信送进去。“那时候还没那么紧,日本兵和汉奸也不知道我是谁家的小孩,也不会问。”

因人小胆大,李致和执行任务时颇有勇敢无畏的气势。在执行任务前,领导再三嘱咐她不要害怕,问到如果被敌人发现怎么办,李致和潇洒答道:“爱怎么办怎么办,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打我就打我,你要骂我就骂,你杀我就杀我。”

随着敌人势力的渗透,局势渐渐紧张起来,战争的硝烟一触即发。1940年以后,敌人开始了频繁的扫荡,李致和的工作也逐渐变得危险。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一位北大人的抗战记忆

李致和收藏的庆祝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

曾有一次,城里据点的敌人带着长队人马突然前来扫荡,潜伏在敌人据点的同志平时会提前传来消息,而此刻却毫无动静。于是,李致和被领导派出去查探情况。“我到那儿一看,心想糟了,是城里的鬼子来了。”李致和心下紧张,却不能立刻跑回去报信,她已经和敌人打了个照面,如果此时突然往回跑,敌人很可能会觉得蹊跷,跟在她身后进村。于是李致和只好向别的孩子嘱咐:“一会儿我要是有什么事,你别管我,告诉我们家人。”“家人”指的是当时与李致和住在同一户的领导们。万幸的是,翻译与日本军官交谈几句后,没有进入到各家各户搜索,很快离开了。

每每想起这件事,李致和都有些后怕:日本人的翻译是邻村的人,和李致和彼此都认识,他知道李致和是八路。后来,李致和才了解到,翻译确实认出了她,而正是因为认出了李致和,翻译才确定村里有八路的领导在,于是连哄带骗地将日本人带到了别处。“他也害怕。”李致和说,“他知道我们那个村革命的人特别多,要是把八路领导抓了,他自己的家人怎么办?”

随着战况逐渐紧张——每隔几里地,就有敌人的据点和碉堡,扫荡也变得频繁而彻底,县里的工作几乎无法展开。李致和不得不和组织一起撤出,转移到革命老区。

敌人的炮火连天,撤出后的第二天晚上,保护他们的武工队便有人牺牲了,牺牲的同志姓何,是个指导员。李致和总想着,他要是也在第一批撤出,就不会牺牲了。但在革命中,为了大家的安全,他必须让别人先走。

除了何指导员,李致和还耳闻了不少人的牺牲。她同村总共只有李、谢两姓十几户人,光是李姓就牺牲了五六人。她的同学王秀峰,两个哥哥都在景县抗日中牺牲,一个牺牲在1940年,一个在1943年。

形势最严峻的时候,李致和平日里只能钻地道行动,睡觉时连鞋袜都不脱,以便一旦有情况能立刻转移。因为日军扫荡,她不能在一个村子待很久。到如今,李致和自己也想不起来从1941年转出景县到1944年又回到景县,这两三年间究竟转移过多少村子了。

永不磨灭的信仰

胜利前夕,抗日政府陆续在各根据地成立了抗日高小,李致和也终于有了一段安稳的读书时光。1945年11月,这位小八路在县里的抗日高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正式成为了一名党员。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